墜崖孕婦出院:一天服20粒藥影響胎兒 但無法放棄

發布者: 白鴿 | 發布時間: 2019-6-27 23:57| 查看數: 69810| 評論數: 0|帖子模式


烏汶府帕登國家公園,是泰國最早看到日出的地方。
6月9日,清晨第一縷陽光灑落大地。
來自中國江蘇的王女士懷孕剛滿三個月,作為“準媽媽”的她,決定跟隨丈夫來到帕登國家公園,赴一場“看日出”的約會。殊不知,這場浪漫的“日出之約”,讓她險些喪命。
6月26日下午,王女士告訴封面新聞記者,她已經得到烏汶府醫院準許到院外休養,但還需要定期返院復查和治療。


被丈夫擁吻后推下懸崖
這場“日出之約”,其實是第二次。
兩天前,也是就6月7日,王女士在丈夫俞某陪伴下,來過帕登國家公園。當天,從中午12點45分到晚上,兩人幾乎將公園的所有角落都看盡了,包括那個兩天后墜崖的地方。
或許,當時俞某的計劃已經謀劃在胸,但當時一心游玩的王女士完全沒有留意到。落日斜陽,懷胎三月的王女士對未來只有美好的向往。
離開公園后,俞某極力勸說王女士再去一次帕登國家公園,理由是--必須看一場“有儀式感的日出”。
6月9日,她再次跟隨丈夫來到公園。誰知道,這竟是一次“奪命日出之旅”。
到達看日出的地點時,周圍還有10來個游客。慢慢的,周圍的人陸續離開,俞某卻“意猶未盡”,他告訴王女士,“前面還有一個3000年前古人類的壁畫”。
他們一前一后,沿著懸崖邊一直走到斷頭路,直到無路可走才返回。此時,原本走在后面的王女士,走在了丈夫前面。
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。俞某突然從身后摟住了妻子的腰,親了一下她的右臉頰,然后使勁用雙手將王女士推下了懸崖。王女士拼命大喊,企圖去抓能夠救命的東西,全都無濟于事,瞬間就從34米高的懸崖落了下去。
墜落懸崖后,王女士身體有樹枝劃痕,左腿及兩側膝蓋骨折,臉部受傷。由于樹枝的保護作用,王女士幸運保住性命,被景區工作人員緊急送往醫院救治。
計劃落空,俞某趕到現場看到妻子受傷后,當場拒絕乘坐救護車一同前往醫院。


為自保無奈說“意外失足”
終日相伴的枕邊人,竟成了謀害自己的奪命人。
萬幸的是,經過搶救,王女士和腹中胎兒母子平安。只是王女士受傷嚴重,全身只有右手可以活動,期間還一度陷入昏迷。
清醒之后,王女士并不知道俞某就在搶救室門口,警察過來詢問時才知道。于是,王女士就讓警察把俞某喊過來,王女士情緒激動地問他,“你為什么要這樣對我?”俞某的回答是,“老婆,你在說什么?我找不到你,你去哪里了?”
隨后,俞某走到病床邊,小聲對妻子說,“這個事情沒有目擊證人,景區也沒有攝像頭。如果你這樣說的話,也沒有人相信你。等會警察只是帶我回去調查一下,還是會放了我。如果你說實話的話,我不會放過你。”
嚴重受傷的王女士陷入絕望,為了孩子也為了自保,她答應了丈夫的要求。于是,因懷孕頭暈失足墜落懸崖的說法,成為王女士最初墜崖的理由。
俞某也在醫院,“盡心盡力”地照顧妻子。然而,這樣的照顧并非疼愛,而是為了24小時監視妻子不要報警。
6月18日,王女士從ICU病房轉出,鼓起勇氣向警方說出實情。
俞某的狐貍尾巴,終于暴露在世人面前。



丈夫婚前已經負債累累
曾經奮不顧身的愛情,如今看起來卻顯草率。
王女士跟丈夫俞某在相識兩個月之后閃婚。婚前,俞某曾坦白過有過一段犯罪記錄。但墜崖事件發生后,王女士通過多方渠道得知,俞某罪案不止一起。
婚后,俞某并未收斂太多,依舊不喜歡工作,喜歡打游戲、賭博、去澳門洗錢。
此外,兩人結婚前,俞某還欠下了大量外債,只是這個數目,一直都不明確。他起初對妻子說的是100多萬,最后查實卻是200多萬。王女士答應幫他償還一半,剩下的靠他自己工作或者家人幫忙償還,俞某應允。但是,不愛工作的俞某無力償還巨額的債務,家庭條件一般,父母也很難幫上忙。
潛意識里,俞某覺得妻子的能力完全可以幫他還清債務。于是,王女士“只還一半”的堅持,久而久之讓丈夫產生了怨恨。“他看不懂,為什么你可以還清,非得守著只能還一半的原則。”王女士對封面新聞記者表示。
或許,在將妻子推下懸崖的那一刻,俞某心里想的是,“老婆孩子都沒有了,我就什么都有了”。
在這次到泰國前,俞某沒有任何反常的行為。但到了泰國之后,王女士感覺到一絲異樣,朋友邀約全部被丈夫拒絕了。
有提前預定機票習慣的俞某,此次也遲遲不肯預定下一站的機票。一直到墜下懸崖前,王女士還在問俞某下一站的機票是否定了,得到的答案卻是“不著急”。
說“不要”孩子太殘忍
俗話說,為母則剛。
王女士并沒有被丈夫的“野蠻行徑”擊垮,她肚子里的孩子已經滿四個月了,目前生命跡象正常。
但是,治療期間,王女士注射了大量麻醉劑、輸液以及每天都要服下大約20多粒藥物。醫院的婦產科醫生也表示,即使孩子生命跡象正常,但神經系統極有可能已經受到影響。
腹中孩子的命運,觸動著王女士內心深處最脆弱的那根神經。
“我現在沒有任何想法,讓我說出‘不要’(孩子)兩個字太殘忍了。但是生下來的話,卻是一個賭注,我不想拿孩子的一生來做賭注。”王女士對封面新聞記者表示,自己現在還沒有辦法來決定孩子的未來。
面對記者,王女士坦言丈夫的計劃差點就成功了,“如果我被推下去摔死的話,尸檢結果也無法判定是他殺的,他說我失足墜崖而死,基本也沒法反駁。”
王女士現在唯一的希望,就是全力配合醫院治療,盡最大的努力去恢復。“我和父母唯一的愿望,就是能盡快好起來,別無所求。”她說。
如此簡單的訴求,如今看起來,卻需要很長的時間,以及一顆強大的心臟。
丈夫家人至今未道歉
直到今天,俞某的家人依舊沒有出面道歉。
案件發生后,俞某母親也來到泰國,她幾次打來電話,希望王女士能夠錄假口供放過她兒子,但是被拒絕了。所以,俞某母親也對王女士產生了怨恨,多次給王女士家人打電話,謾罵中傷。
“我們都有電話錄音,但是我不想公開。都已經移交司法了,我覺得沒有意義了。”現在需要靜養的王女士,已經把這些看淡。

據悉,俞某之前提起過兩次保釋,但均被警方拒絕。泰國警方對王女士表示,在真相查明之前,像俞某這樣惡劣的行為,肯定不會被保釋。
由于涉及案件比較復雜,警方還需要收集更多的證據。警方告訴王女士,整個案件從偵查審理到判決,大概需要半年到一年的時間。
6月26日下午,王女士已經得到烏汶府醫院準許到院外休養,但還需定期返院繼續治療和復查。
游客協助中心工作人員幫王女士聯系了就近的長租旅館,并協調當地移民局警員為他們準備各類文件。最后,工作人員詳細告知了王女士接下來的用藥事項和身體恢復方法,將其病床從醫院病房轉移至長租旅館。

來源:快資訊

留言區:
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市民注冊

本版積分規則

最新評論:(0)
資訊推薦
熱點推薦
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
捕鱼来了游戏赚钱吗
乐享彩票平台 新平台电子送免费彩金不限id 北京pk10冷热走势图 百亿娱乐app注册送38 psv什么游戏好玩 快彩乐官网 欢乐生肖彩票平台 快速时时开奖 pt电子网络游戏 唐嫣公司老板wkb 速报比分直播 吉林时时开奖票控 外围篮球单双玩法 新手棋牌 买彩票技巧 网上抢庄牛牛是骗局吗